一江春水向东流,春江下课,江湖轰动。

李春江以“身体原因”下课,自周日早上向大众曝光,随即引起比此前四位本赛季下课主帅多得多的热议。原因之一,春江是本赛季第一位下课的本乡主帅;之二,稀有志在夺冠的球队于赛季中期换帅,更稀有在坚持不错战绩的状况下仍然换帅;之三,则是春江自己身上的争议符号。他掌握宏远11年,率队赢取宏远一切的七个联赛冠军,战绩照耀,性情也很彪,常于场边狮子吼,凝眉立目。喜爱李春江的人,说这是霸气;不喜爱他的人,说这是混。尤以上一年总决赛“上腿”为典型,不管过后怎样辩解,都将春江的大众名誉面向最低点。

但不管如何,李春江非平凡之人,也非平凡之帅,不然也难以成果七冠伟业。自古以来,成事者必有独到之处。旧日诸葛孔明于草庐之中对刘备说,北让曹操占有利地势,东让孙权占有利地势,将军可占人和。以春江之业,首占有利地势。我现在仍记住,李春江于2019年底顶替张勇军成为宏远主帅首战,在宁波输给八一50分。但从那时起,正是广东自青训系统走出的黄金一代冒头之时,以杜锋、朱芳雨为中心,辅以老后卫李群,随后则有以王仕鹏、易建联为代表的青年俊美参加,让宏远自2019年起初次定鼎以来,遂树立10年霸业。这10年,李春江也把自己身上的霸气和匪气真实注入了球队,刻画了宏远桀的球风,完结八一王朝,2019年总决赛末节反转江苏16分夺冠,均是春江的满意和经典之作。而现在,光阴荏苒,宏远老一代逐步淡出,年青一代逐渐上位,春江有利地势已过,宏远主帅的方位也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分。

对宏远内部状况了解一二的人,对这次季中换帅并不会太意外。早在圣诞大战宏远主场败于北京时,中央电视台的评论员杨健和说明参谋张卫平就曾在说明里叙述过他们在场边耳闻目睹的古怪现象:宏远自抢先而被反转,李春江每次暂停时均安置,北京的内线犯规过多,因而必须加强打破和杀伤。但回到场上,运动员却抬手就是三分,就连最年青的史鸿飞都马上投了个毫无理由的三分球。在用人上,苏伟自上赛季起得到的上场时刻一直有限,尤以总决赛被冷冻;正在当打之年的王仕鹏自上赛季起的进场时刻很不安稳;在伦敦奥运会上表现出色的陈江华自称状况不错,本赛季却很少得到进场时机。一切这一切,都显现着宏远内部潜流暗涌。

广东立杜锋为新帅,以尤纳斯为辅,实际上是杜锋和尤纳斯相互辅佐,杜锋如兄,老尤如父,亦是在最不安稳之时求安稳。尤纳斯虽从未在CBA执教,脱离中国篮球圈也已有四年,但宏远球员多为国手,尤纳斯对他们的个人特色适当了解,也能依据他们的特色拟定和丰厚战术。如此,广东可望将磨合期和震动期缩至最短,可望提高夺回冠军的战斗力。

回到春江,不用多言。任何一位主帅再光辉,也常以下课完毕每一段执教。春江手握七冠,不可谓不成功。宏远王朝有多年之盛,一有春江统帅黄金一代占有利地势,二有珠三角商场开习尚之先占有利地势,三也需将帅专心全军用命得人和。春江有利地势既去,江湖冷暖,甘苦自知。